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文章開始﹍﹍﹍

  但是這一切的一切的折磨,總有一天它們都會結束的──而親愛的,妳只會有兩種方式:死亡或復原。
                                                                               
  我想妳一定也覺得比起[承認自己需要幫助]和[乖乖合作以使自己長肉健康],死亡真是容易許多對吧?[承認自己]和[愛自己]對妳來說簡直是困難無比對吧?
                                                                                
  但是妳害怕死亡,因為死亡的確令人害怕。所以也許妳會試著對妳媽坦承一切,而她可能會令人感動無比的支持和幫助妳,她也許早就已經發現這一切了;或者,她也有可能根本不認為飲食失調是個多麼了不起的小毛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妳一切就只能靠自己了。

  也許妳可以找個醫生,或是請求妳的媽媽帶妳去看醫生,然後妳就安全了,然後他們都會幫助妳,他們會明白妳的問題──錯了,一張醫師證明並不保障這些醫生就會對妳這個人全盤了解,而說到保障,醫療體系對於精神疾病的補助是如此少的可憐,治療飲食失調將會花費掉妳一筆可觀的數目,所以即使妳找到了一個此方面的權威醫師,妳也不一定能夠得到任何幫助,因為妳負擔不起那些醫療費用。

  當妳正漸漸康復的時候,學校裡的老師和學生都會查覺出妳的不同,但是他們什麼也不會了解,他們會發表一些讓妳受傷的評論,妳在每個人詢問妳「妳到底為什麼不吃東西呢?」時總想要尖叫出聲。有些人可能會因為自己覺得有趣好笑就叫妳胖子,有些人甚至會崇拜妳,並且嘗試讓自己也患上厭食症,而妳,曾到過地獄的妳,當初不也是為了想變瘦也希望自己能夠得到厭食症嗎?結果這一路上無盡的的痛苦折磨都沒有讓妳明白自己是多麼的愚蠢,
現在妳終於知道了,然而這一切都已經遲了──妳辛辛苦苦走了這麼久,到了最後妳只剩兩條路可以走:死亡或繼續打仗。

  而這場仗將會是妳人生裡最難打贏的一場。妳會試著把食物放進妳的嘴裡──那噁心又令人害怕的食物,然後妳感到恐慌,妳想哭,妳真的哭了,接著就像發瘋似的把嘴裡所有的東西都吐出來。

  如果妳還是無法停止拒絕食物,最後妳的獎品就會是一條插胃管。任何的人、事、物都可能會讓妳受到刺激,而隨著每一口吞噎,妳想要殺死自己的慾望就更加濃厚了。也許妳真的會自殺。也許妳會不停的奮戰奮戰奮戰,而正當妳恢復的有點起色之時,妳卻死了;或等到妳終於身體康復之後,長年的飲食失調導致的後遺症卻讓妳輕易死於一些併發症。

  也許在打了一場最長的仗之後妳終究還是走了出來,也許在經歷過無數的失敗和浪費了無數的時間之後妳終於復原了,當然這需要一段日子, 但是即使妳恢復正常飲食並且經過好幾個月以後,妳的身體依舊不會是原來的那一個,得到厭食症的那個妳永遠都會存在於妳體內,成為妳的一部分,數年之後妳仍然感覺得到那個存在於妳裡面、曾經為了厭食症而喪失心智的妳, 有時候無意經過鏡子時,妳還是會突然看見一個膨脹成一百公斤的自己,然後妳會再次感到恐慌,用力搖搖妳的頭,試著將那肥胖自我的影像甩開。

  一定又有什麼壞事要發生了,也許我會失去我的工作;一定又有什麼壞事要發生了,我也許又會再次失控──每當妳在心裡這麼想的時候,妳就克制不住想再度用「挨餓」來掌控自己的慾望。親愛的,妳永遠都不會再是那個得到厭食症前原來的妳了,現在的妳只要一看見某篇關於厭食症的文章,就會因為想起過的痛苦而開始哭泣──我所說的痛苦指的並不是身體上的,前面我都只講到身體上所受的煎熬,因為只有這部分是可以用文字來表達的──精神層面所受到的極大痛苦是無字可訴的,它是無法被形容的,它甚至巨大沉重到妳無法想像的地步,
沒有其他的痛苦可以和它相比擬,沒有其他痛苦會讓妳如此的充滿自我厭惡、脆弱、恐懼、憤怒、和孤寂。

  妳到底為什麼想要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我知道,即使在讀完這一些之後,而妳正坐在電腦前,妳依然想要嘗試看看這一切,為什麼呢?妳到底要的是什麼?美麗的外表嗎?難道妳真的相信以上我所說的都不會發生在妳身上嗎?難道妳真的不相信營養失調只會讓妳喪失妳原本自我的樣子嗎?厭食症對妳來說具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嗎?告訴我它到底哪裡吸引妳? 還是妳祇是想要對自己有所掌控而已呢?親愛的,讓我告訴妳,不會再有什麼比身在飲食失調的地獄裡的妳更加失控的了, 妳不能控制妳放進自己嘴裡的食物,妳甚至無法控制妳的思考。

  不,妳控制不了自己,妳會完全失控,妳對於自己不再有一丁點掌控。 

  難道妳真的覺得妳的厭食症不會讓妳變成我前面所說的樣子?妳以為自己是地球上那唯一的一個可以控制厭食症、並且想停就停的人嗎?妳以為妳可以讓自己得到厭食症、變瘦、然後就這麼輕鬆的停止厭食嗎?錯了,事情並不是如妳想像的如此美好的。

  妳想要死嗎?妳想要成為「瘦」的殉教者嗎?妳以為厭食症會讓妳看起來很漂亮?我猜妳一定覺得這算是一種帶有悲劇性的美麗吧?不,這不是,厭食症的地獄裡面沒有任何美麗可言。

  只是為了想要吸引到別人的目光嗎?那麼妳為何不擦上藍色的睫毛膏,或是乾脆到街上裸奔?難道妳真的忍心在這自殺過程的同時也慢慢的將妳家人的心都一一粉碎嗎?想像一下當妳正看著自己的孩子在緩慢的殺死自己,想像一下妳將會有多無助,想像一下當妳知道孩子正在死去,而妳竟無法可施,只能擔心害怕也許哪天下班回家會看見自己的孩子終於因為厭食症而死在地上──試著好好的想想這一切,現在正坐在電腦前、想踏進地獄的妳,請好好想想。

  哦當然,如果是已經身在地獄裡的人,我想妳大概無法想像出這些其他人痛苦,因為妳根本什麼也看不見,因為妳已經被自我意識給團團包圍了,因為妳正忙於想著自己的體重,還有那一堆被妳拒絕的食物們。不過等妳復原的時候妳就會看見事實了,然後妳會因為曾經傷害那些愛妳的人而憎恨妳自己,妳希望能夠把過去所有一切討人厭的回憶都抹去,但是天底下並沒有這麼容易的事情,妳所能做的只是承受這一切的活著,而當然妳會感到無比的痛苦,特別是當妳想起過去妳是如何因為厭食症而導致情緒失控,並將怒氣發洩到他們身上,以及當他們只是想要救妳好讓妳能夠繼續活下去的時候,妳的回應是多麼的令人討厭。

  如果妳願意救救妳自己,那麼總有一天妳會醒來並且明白到妳浪費了多少人事物。妳會明白到妳的青春是多麼無意義的被虛擲了,妳會明白到妳是怎麼樣的將妳在學校裡學習的機會給輕易丟掉了,以及那些美好的美好的聚會、朋友、家人的關懷,是如何的被妳擋在門外,而這些被妳浪費掉的時間都已經逝去,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也許妳是有職業的人,因為厭食症的關係而讓妳把工作丟了,妳的工作紀錄被妳搞的一踏糊塗,而世界上沒有一種橡皮擦可以幫妳把妳的過去擦掉。妳會在清醒以後對於浪費了這麼多時間而感到懊悔萬分,但是妳無法將失去的找回來,妳知道嗎?妳可能對於那些年裡所發生的事情也沒什麼印象了,我就不記得大部分的事,妳只會記得那些痛苦炙人的感覺,然後時光在妳與厭食症搏鬥之下輕易就流走了。 

  也許妳掙扎於這一切之中是為了美麗的外表、為了纖細的身材,也許妳是因為憎恨自己,而以為這樣虐待自己就能使自己好過一點,不,虐待妳自己並不會讓妳喜歡自己,也不會讓妳好過一點。妳真的知道真正的自我憎恨是什麼的感覺嗎?妳想要嘗試看看嗎?那麼妳現在可以開始妳的挨餓和厭食症養成的計畫了,因為我可以向妳保證,妳現在對於自己厭惡的程度只是一種小兒科,得了厭食症以後,妳只會比現在還要憎恨、鄙視自己一百倍甚至更多,然後墜入無止盡的自我虐待深淵裡面,因為妳認為這才是自己應該得到的懲罰。

  但也許自我厭恨並不是妳現在最大的問題了,因為妳才剛簽下了妳的死亡許可書,而妳卻好似依然看起來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但是妳會在乎的,妳會的。妳會在乎,然後妳會哭泣、憤怒,並發誓妳願意用一切來換回妳的生命,但是一切都太晚了,因為當妳終於發現自己其實在乎時,妳已經漸漸死去了。 

  原文出處:
  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proanorexia/

  (請看看裡面分享經驗的每一個女孩,瞧,她們依然喜歡的是那些瘦子模特兒的樣子,而不是自己,我猜這大概是因為她們覺得自己替自己挖的墳墓還不夠深吧!) 

  另外我再補充一點東西:

  妳們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個模特兒嗎?
  妳們知道很多模特兒都活不過三十歲嗎?妳們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飲食失調、因為缺乏營養、因為情緒低潮、因為心律不整引發心臟病、因為自殺,
  她們可能月經早在二十歲不到就停止來潮了,
  妳們又知道女性每個月排出的這些血可以幫妳將多少毒素排出體外嗎?
  沒有月經就等於妳的身體將毒素都聚積在妳的身體裡了,
  一具帶毒的身體妳覺得可以活很久嗎?
  妳們難道不知道這些漂亮的模特兒私底下其實都不快樂嗎?
  妳們難道不知道這些冷漠美艷的臉孔是因為太過飢餓所以無力擺笑的關係嗎?
  妳們到底為什麼要羨慕這些不快樂的人呢?
  妳們到底為什麼甘願被這些經過包裝的照片擺佈呢? 

  自我,究竟在妳們的心中佔了多少的份量呢?
創作者介紹

*yata*ⓑⓛⓞⓖ

y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